玻璃釉瓷器随着几个玻璃釉瓷器世纪以来“中国风”的流行,欧洲进入了崇拜中国文化的时期。
欧洲的高岭土贵族和富人热衷于定制各种瓷器。玻璃釉瓷器1928年,景德镇有136个瓷窑,近10万工人直接和间接从事制瓷业。到1940年,景德镇瓷业已经凋零。据记载,拥有少量瓷器的国王和贵族实际上很少使用它,而是把它作为贵重物品珍藏起来,只有在重要活动时玻璃釉瓷器才拿出来,陈列在教堂、宫殿、豪宅和陈列室里。
工业化的欧洲瓷器,名声在海外广为流传,中国瓷器成为落后保守的代表,长久以来形成玻璃釉瓷器的文化自信和这种自信所形成的社会制度迅速瓦解。
目前收藏界正在热炒的克拉克瓷,因中欧海上贸易而得名玻璃釉瓷器。克拉克是当时葡萄牙商船的荷兰名字。
此外,地方官员对私窑制瓷行业课以重税,以采购为由低价购买甚至无偿占用生产者的劳动成果。还有军官的各种沉重负担,窑匠经常被轮流征玻璃釉瓷器用,为政府烧瓷器。
后来中西贸易不断扩大,但中玻璃釉瓷器国瓷器仍作为奢侈品被皇室和上流社会享用。欧洲人把购买和收藏中国瓷器形容为“淘金”。
当然,中国瓷器制造本身的质量开始下降。经历了康、雍、玻璃釉瓷器甘的盛世之后,中国瓷器的生产技术没有大的创新。
中国瓷器国内外市场的丧失,最终导致中国瓷业利润微薄,迫玻璃釉瓷器使中国瓷商退出市场,一度给中国带来暴利和耻辱的瓷业衰落,无人问津。
当时欧洲市场的中玻璃釉瓷器国瓷器极其昂贵,但一到货就被抢购一空。
最后致命的一击是,高岭山高岭土资源在乾隆末年逐渐枯竭,因此被控制开玻璃釉瓷器采,优质瓷器原料来源被切断,难以提供大量优质瓷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首先是近代中国的落后和玻璃釉瓷器欧美的发达形态。

相关新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