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瓷器博物馆烟囱上,第一个窑工可以休息了,第二个窑工开始干活醴陵瓷器博物馆。此时,装台师傅负责指挥窑继续烧。此阶段窑内火室温度可升至1000多度,抛柴火的窑工必须穿长袖衣服,带草帽和手套抛柴火,以免烫伤。随着柴火投入的不断增加,火力的逐渐加大,松油的香气在窑棚中弥散开来。此时,窑室内火光轰鸣,窑顶如同蒸笼,热气腾腾。立表师傅通过烟囱处的观察孔判断火力,下达命令。就这样,柴火扔了近十个小时,直到熄火。
在首都博物馆,有一瓶捧月,釉色如“一池之醴陵瓷器博物馆水”,增加了柴量。窑门上方两个圆眼睛发出的光,随着火力的增大,逐渐由淡黄色变为粉红色。此时,托窑师傅要根据窑内温度的变化进行分析,并发出口令,指挥其他窑工以不同的速度投柴。冷火的时间长短由气候决定,通常在8到10小时之间。
三、窑钩满火观察烟囱。五、熄火开窑。镇窑能装36个匣钵。窑满时,匣钵大小要合理分布,各列匣钵间隙要一一对应。如果窑内裂纹不均匀,不合理,就会出现问题。窑工中流传着两种说法,一种是“前紧后松,害死窑工”。原因是前几道填满匣钵的缝隙太小,所以着火受到的阻力太大,烟囱拉醴陵瓷器博物馆不动火焰,温度升得慢,费时、费工、费力。即使超过熄火时间,烧制十几个小时,瓷器依然会不成熟。第二句是“后紧前松,快如雷公”, 也就是说前几路缝隙太大,火苗在窑房里呆不住,就赶紧被烟囱抽空,火苗流动太快,十几个小时就熄灭了,匣钵已经承受不住了。

相关新闻

关注微信